公告欄
Whom ever found here, may god bless you.

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邊接受化療、邊台北台東兩地看診 癌末醫師生前發揮大愛(2008/11/27 16:01)
台東聖母醫院骨科醫師施少偉,因為三種癌症併發過世,儘管化療期間身受吐血和病痛折磨,但是過世前4天,還是抱病看診,甚至自責沒辦法替病患多做點事。因為他的大愛大家稱他「施老大」,知道他走了心裡都相當哀痛。



施醫師(右二)全家福照片

這位醫師只活了四十九歲,生命中卻有一半的時候,都在為偏遠地區的民眾服務,長期只領取半薪於台東聖母醫院服務,只因該醫院財務窘困。即使本身面臨癌末化療之苦,依然抱病看診。過世後家中沒有任何經濟收入,遺有妻子與三名小孩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蔡志浩先生這篇對「部落客」的刻板印象,讀來詼諧又令人感慨。今天台灣多數人眼中的 Web2.0 發佈者:部落客、網路作家等等,甚至閱覽者,依然被定位在『寫免錢』『看免錢』,相較次等的層級,想想也實在令人叫屈。

之前某位文字部落客曾經寫過,她當然很希望能夠集結網頁出版為書,畢竟出書是實際上的出版行為,言下之意大概是,部落格文章這種,電腦關機就『消失無蹤』的型式,不能夠稱為出版。我記得這位女士曾任雜誌採編。

另一位單車橫跨歐亞的 Deray /薛德瑞先生,卻抱著另一種看法,他曾經這樣寫著,為了減少紙張印刷及對抗暖化人人有責,他的遊記絕對不會付梓印刷。

過客川流,對於閱讀網頁訊息的心態,我想總還脫離不了,免費、自由而又脫序,難登大雅,諸如此類的刻板印象吧。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兩個人畢生唯一的關係,大概就是在同一天過世吧?

黃先生早年的演唱,並不是我喜歡的唱腔,但是前幾年,在演藝廳聽他唱《木棉道》《最後一場電影》,突然覺得歲月悠悠,是喚起心中塵封記憶的共鳴吧?當夜觸動心弦,在台下聽得十分陶醉。

民歌手黃大城病逝得年53歲 王夢麟聞訊放聲大哭
(2008/11/24 17:56)

民歌歌手黃大城去年罹患胰臟癌住院,經過一年化療仍究不敵病魔,今天(24日)下午3點26分病逝林口長庚醫院,得年53歲,他的好友王夢麟得知消息,悲慟的放聲大哭。


曾先生在媒體上給我的感覺,就是草莽、海派。擦鞋童出身的涼椅大王,每次立院衝撞的場面都有他,在眾家記者攝錄的現場,依然三字經不離口。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彭蕙仙女士過去的文章,部份讓我讀來總有種錯愕偏執的感受,從時事雜感,到甚至連電影《金剛》的觀後感都是,最近又多了一個例子。

彭女士的文章在此《野草莓,我的 10 個「如果」》,以下為痞子揚的『反問』,關於後者的質疑,我也十分好奇,彭女士到底是在想甚麼呢?


回應彭蕙仙的"野草莓,我的 10 個「如果」" (by 痞子揚)

1,如果口口聲聲抗議警察們只是「奉命」行事,不是「依法」行事的你們,卻不願意「依法」申請集會遊行,這樣的民主認知,野草莓們,台灣應該為你們的公民素養擔心。

彭蕙仙女士,如果你只提野草梅學運是非法的集會遊行,卻不提集會遊行法違憲,台灣應該為你的法律素養擔心。憲法的位階高,還是集會遊行法的位階高?學生們集會遊行的權利,應不應受憲法保障?我們是不是應該從憲法與人權的角度來評論這次的學運比較公平?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罵阿扁的文字,在網路上多如過江之鯽,Woosean 的這篇《禁食的陳水扁,能幹掉金凱瑞》,實在讓我笑到肚子痛猛擦淚。

然而在笑到流出來的淚光裡,誰看得到,來自泛綠支持者的憤怒與無奈?



禁食的陳水扁,能幹掉金凱瑞

據說,以下是陳水扁絕食的食大理由,果真如此,那真是太有笑點,金凱瑞都輸了。

一、哀司法已死。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不太喜歡,看某些企管雜誌裡的『傑出人物專訪』,總覺得那類『別人的故事』,太過制式,太過隱惡揚善,人物平板到幾乎每篇都像在看皮影戲。

記得好多年前,當我還年輕,對升官發財還存著職場幻想,偶而逛書局時還會勉強自己,翻翻《遠見》《天下》之類的雜誌,自從網路上出現【專訪產生器】這種嘲諷搞笑網頁後,我終於發現,有這種厭惡想法的人,還不只我一個,自此寬心,原來不是我有毛病。

在《商周》網站上看了這篇《能跟配角合作,才是真正的主角》,(當然是被標題吸引進去的),看完之後,那種不是很愉快的心情就浮上來。

引述一段:


快到畢業,一心想要出國留學的唐駿,沒有家世,學校的公費留學名額又用完了。他就每天帶著口糧,早晨七點準時在教育部大門口報到。連續四天,每天八小時,向分管出國留學的教育部司長問候,「早上好」、「午飯吃過嗎?」「您下班了」。從未見到學生如此努力的司長,著實被感動,破例批准唐駿公費出國。這股傻勁,讓唐駿拿到一張和其他人起點不一樣的門票,從此開始一段充滿高峰的人生路。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同事跟我提到,他的朋友也去參加了民進黨發起的圍陳行動。報名之後從中部這邊搭乘遊覽車,到了定點還有飲水跟便當供應。我對於政黨動員民眾參與集結,運作方式早已多所聽聞,只要不牽涉到違法利益,我都覺得這還是正當手段之一,我不會天真到相信,在場數十萬人每個都是自掏腰包,從台灣各個角落,風起雲湧地響應政治人物的熱血徵召 .... 至少我已經冷漠到對這種召喚充耳不聞。

我就是很看不慣,政治人物把人帶進來,卻沒把人帶出去,這種缺乏擔當的劣跡。

連戰先生當年落選後與支持者走上街頭,在記者會回答國外媒體的詢問,『關於廣場上聚集反扁民眾,後續有何計畫?』,連戰先是楞了一下,然後略帶醞怒地說,「我怎麼會知道!這是人民的意志!」,言下之意就是,他們鬧出啥亂子不是我的責任。

人民的憤怒,需要宣洩出口,這是合法抗議的正當性。但是,帶頭的領導把人流匯聚起來,自己卻憑空消失,或許自認責任『已了』,階段性任務告終,然後溜回家洗澡睡大覺,讓群眾留在街頭繼續煮沸熱血,繼續跟耐性點滴消失的憲警對峙,每個人都看得出來,猶如在火藥庫上燒雜草的危險行為。群眾運動的和平與失控,往往就在無法預期的時點逆轉。

綜觀圍陳事件終始,警方主事者都沒有在熱區劃分,足以讓抗議者宣洩怒吼的緩衝區域,這點讓我很難理解,對不受歡迎的人物表達抗議,這是民主國家司空見慣的常事,不能拿中國官場『報喜不報憂』那套來完全壓制,以為眼不見為淨就是一片和諧。如果這位『貴賓』安全真的因此而亮起紅燈,那為何不把力氣花在,事先與反對人士的溝通與傾聽呢?或者反思,請這位『貴賓』來,根本就是現階段玩不起的賭注。民主,又不是一邊說了就算數的封建蠻幹。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53年政工幹校七名學生參與東山島之役,全數陣亡後由軍聞社發佈新聞稿歌頌壯烈事蹟,並提及其中一員駱鳳松:「英勇作戰,斃匪特多,於戰鬥緊急之際,身受重傷,不願拖累戰友,更不願陷於匪手,乃壯烈自殺成仁。」

管仁建先生的文章
裡有提到,政工幹校內的「鳳松路」即為當初紀念這位「前國軍烈士」而命名。我搜尋了一下,全台灣只剩下鳳山市有鳳松路(鳳山到鳥松?),不確定已改名為政戰學校的該校內,路名是否依然存在。

駱鳳松在『烈士』當了四十年之後,於1993年與大陸台灣同胞聯誼會取得聯絡,透過在台親屬協助申請,來台『探親』。抵台後就醫及晤舊,並向政戰學校及有關當局申請補助及復職津貼皆杳然,故事經媒體披露之後,軍方臉上掛不住,從當年東山島突擊隊全數壯烈成仁的神話,到今日的烈士還陽,返鄉登門來填表格討債領積欠薪餉,這個戲劇性變化凸顯了軍隊裡積弊已久的非理性結構,於是許多分歧對立的看法紛紛出籠,包括駱先生的當年同期袍澤,幫助他奔走協商。以及將駱先生貶為囚徒敗卒,為自己找下台階的昔日將領。

媒體引述駱先生的說法,當年係於東山島之役中因砲擊昏迷,醒來後已被俘於共軍野戰醫院,傷癒遣送農村勞改,四十年歲月悠悠而過,已娶妻並育有兩子成家。駱鳳松在台面對人情冷暖,數月後低調地離開台灣返回中國,國防部則在媒體及輿論壓力下,依照「國軍在台期間作戰被俘歸來人員人事處理作業要點」規定,發給退除役金十萬零二千九百一十元及慰助金五十萬元。總政戰部也另外致贈二萬元慰問金。 這是我查得到的官方給付款項,也大概算是當個『烈士』的補償金吧。

而在駱先生離台臨行前,昔日政工袍澤為他在聯勤俱樂部設宴歡送,駱先生始終保持沉默,唯恐挑動兩岸當權者的敏感神經,只在主持人盛情敬邀之下,公開發言說了「謝謝」與「慚愧」四個字。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新聞畫面上,支持者群起湧上街頭,歡呼慶祝壓倒性勝選。我看到街頭許多年輕男女、菲裔美國人熱淚盈眶地歡呼擁抱。他們對著採訪鏡頭激動地說,我們將要改變,今夜起,我們的世界將會不一樣。

歐巴馬帶給美國選民希望,用選票託付予他,相信他會帶來改變,在長年對政經局勢負面乖離的鬱悶困局中,首位黑人總統的出現,引燃了美國人對未來的希望。

這是別人家的選舉,卻讓我欽羨迴思良久,甚麼時候?台灣人民才能夠放棄成見,終結彼此的對立,讓明日也值得引領期待?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陳雲林來台,許多本土社團集結表達抗議,而最讓我感觸良多的新聞,反而是電視訪問幾位參與國共內戰的老兵,老伯伯們講得淡然,「已經不是敵人了」「平和看待對方」。

上了年紀的人,看待過去的眼光,總是滄桑中揉進了淡然,或者說是無奈,因為再也改變不了過去。

我搜尋了一下,國共最後一次大規模交戰,是1953年的東山島戰役,也是老蔣反攻大陸的最後一次機會。

1953年7月16日,金防部司令胡璉所屬部隊,對福建省東山島發動登陸作戰,島上『匪軍』僅有公安80團的1200名官兵,而攻方國府軍隊人數多達萬人,包括地面正規軍、傘兵支隊、海軍陸戰中隊、政戰人員,輔由空軍轟炸及海軍艦隊火力支援,而且是由 CIA 分身的西方企業公司(Western Enterprises Inc.)規劃、訓練並援助武器裝備,可說是台美勢在必得,結果戰局卻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國府軍當天便成功攻占全島重要軍事據點,並以空降傘兵控制住島上最重要的據點碼頭(八尺門),炸毀陸地連島的唯一橋樑(九龍江大橋),島上解放軍只能退縮到陣地內待援頑抗,東山島黨政機關及民眾持單兵武器零星狙擊干擾,此時整座島上的國府軍隊多達兩個滿編戰鬥師。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幾個關鍵字分散在不同網頁,串起來才大概瞭解,喔,有這麼件事。

1. Mr.6 即將卸下總經理職務,離開 Voofox
2. Voofox 是一家很難讓人搞懂在做啥的公司
3. 公司賺不賺錢不重要,有金主肯燒錢來供養最重要。
4. 如果,發現供養金即將告罄燒光,那接下來該怎麼做 ?
5. 去問 Mr.6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