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名字我都淡忘了,剛剛看新聞的時候,突然像某根神經被挑動了一樣,想起這位女星。

我對她的印象,停留在她十九歲時,演出「琴」口香糖的電視廣告,應該沒記錯品牌吧?對少年而言,那是種夢幻多於現實的心馳感受。之後的倚天屠龍電視劇,我倒是一集都沒看過。多年來我根本遺忘了她的名字、相貌,剛剛翻閱一些檔案照片,有點驚訝,也完全喚不起自己年輕時的心情。

劉女士晚年獨居,受憂鬱症所苦,想來日子並不好過,紅顏白髮的最後終點,只剩下社會娛樂新聞的訃文版面,我看多了這類新聞,偶而會冷血地覺得,或許這是解脫,對當事人來講,一個脫離肉身苦世的出口。

上次有這種感覺,是看到飯島愛過世的消息時。
我知道這兩位女士南轅北轍,但她們走進終點前的路徑,難免讓我有這種唏噓。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