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欄
Whom ever found here, may god bless you.

目前日期文章:20100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an 18 Mon 2010 11:40
  • 無覺

對抗心痛,一直以來我都很有經驗,只是,我越來越沒把握,而且逐漸擔憂,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我希望自己開始無悲無喜,對周遭一切都冷漠,思考直通腦部,路徑避開我的心。眼前還有漫長無盡期的坎坷路,所以我不能對腳底的水泡心軟,我不需要感受自己的腿在哀號,不需要知道自己的脆弱,在倒下之前,我甚至都不需要有伸手扶地的反射動作。

我想要失去感覺。

alho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夜又做了一個怪夢。

我在一座大飯店之類的公共空間,背著攝影背包,類似大會活動場景裡,從人群裡擠進擠出,取景按快門卻屢屢找不到隨身裝備,掏鏡頭發現鏡頭相當陌生而奇怪,不是我慣用的,連對焦環都快脫離鏡身。找閃燈卻沒有電池,機身只能手動對焦,一連串詫異的不如意。

後來我連機身都遺失了,才放場邊的桌上,低頭找電池而已,抬頭不見蹤影,心中急得快冒煙。又過了混亂的一陣子,我竟然脖子上掛著兩台相機,印象中是 Canon 1D 與 Nikon D1,在人群裡有點尷尬,像是偷拿了在場攝影者的裝備,我晃來晃去,等著有人走上前來認領,又有點私心想趁此拎著相機溜掉。

之後是一段漫長的空白,想不起來我在夢中做了什麼,覺得愧咎惶恐,像當了賊而游離法網邊緣般地不安,好像隨時會被人揭穿自己侵佔別人財物一樣,然後就醒過來了。

我實在厭倦了,老是做「來不及」的夢,生活中許多焦慮的來源,大概是常做相似夢境的映射來源。但換成這種焦慮混合於心有愧的感受,也真難捱。夢到腦活動過度頻繁,醒來都覺得疲倦。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剛看譚家明提到《2010》,才想到有這部電影,我這老年痴呆症的,1984 年在台中森玉戲院看過,就此忘光光。

苦思才慢慢回想起,這部當初是號稱《2001太空漫遊》的續集,(原著作者亞瑟‧克拉克/ Arthur C. Clarke 加持是最大賣點),通常敢去挑戰這種影史經典的,下場多數是被 Ko 直接擊倒。我記得當年的媒體影評,及自己實際觀後感,也不認為這部,有資格當太空漫遊的續集。

這部電影把《2001太空漫遊》裡面,黑石板的出現,以及超智慧電腦叛變,改寫為外星人的善意,我記得是光明的結局。但除此之外,並沒有留下深刻印象。前集裡逃出太空站死路一條的太空人演員,製片單位請回來,在《2010》裡露個臉演幻影,交代他並非被電腦害死,而是「到了另一個完美的世界」,由這點推想回去,《2010》應該是走驚悚片路線,而在最後給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深奧結局,我記得看到有點滿頭霧水。

1984 年,小說中的老大哥情節沒有發生,雷根順利當選連任美國總統,柴契爾夫人躲過愛爾蘭共和軍的暗殺,鄧小平南尋深圳、珠海、廈門宣佈經濟特區成立,好萊塢影壇選出《阿瑪迪斯》為奧斯卡最佳影片,楊丞琳才剛出生。對那年來說,2010 遙不可及,科幻片天馬行空隨便掰,反正來年到了再說。

怎麼一晃眼就來到面前了。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體育記者李承鵬,寫了一篇有趣的文章,《阿凡達:釘子戶的偉大教材》。

這位老兄出生在新疆哈密,其父為下放新疆的文藝兵,八歲舉家遷回成都長大,四川師範大學中文系畢業後,到某報社工作,幹到主編但自覺理念差距難弭,越作越「不合適」,辭職後到成都商報,負責撰寫體育評論,終於元神歸位,越寫越旺,二十年文字工作者生涯,廣受足球運動讀者喜愛,被稱為足球評論界的魯迅。

我看了該文,才有興趣去了解這個人,果然是寫幽默調侃文的科班高手。他講的幾件重點,的確是中國現存的社會問題,藉由阿凡達來反諷真是活靈活現。

比較讓我有點弦外之音感受的是,劉先生引用了廣為流傳的順口溜,如下:

覺得傑克簡直丟了城管的臉,一怒之下就率部前去攻打,有道是“給我三千城管,一夜收復台灣”,他們有巨型推土機,有定向爆破,有武裝施工隊,一時居民望風披靡,還死了抗暴力拆遷的領導人,也就是那女孩的爸爸。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蓋瑞奇 / Guy Ritchie 何許人也?我只看過這位英國導演的顛峰之作《偷搶拐騙 / Snatch》,推崇為上乘佳片。後來他跟瑪丹娜結婚,執導水準一敗塗地,據看過《浩劫妙冤家》跟《玩命手槍》的網友形容,簡直有想放火燒戲院的衝動。

昨夜看了他的新作《福爾摩斯》,此公與瑪丹娜離婚之後,總算有點恢復神智了,知道商業電影該怎麼討好觀眾,個人覺得,喜歡裘德洛或者小勞博道尼的觀眾,就會喜歡這部電影。本片完全靠這兩位票房明星撐場,女演員幾乎不存在,換誰來演、演好演壞都無關緊要,不管是華生女友或掛名女主角的瑞秋麥亞當絲。她們二位即使偷偷交換戲份,相信觀眾也不容易察覺,因為幾乎連花瓶的裝飾作用都付之闕如。

本片場景設計讓人灰暗陰鬱,片中倫敦的庶民生活,簡直跟垃圾堆裡的鼠窩人生相去無幾。我要細細回想,才能想起橋塔的雄偉,場景廊屋乃至室內陳設的細膩,以及重現百年街景的繁複與難度,這些讓幕後人員花盡功夫的場景,反而力道不足,看完只覺得百年前的倫敦,是個髒亂不堪的擁擠破落舊城。電影的美術設計沒必要背負「美輪美奐」的興亡大任,但至少別整部電影都讓觀眾望之心嫌,不舒服,如果有這個必要,至少片子要有其他可觀之處,但《福爾摩斯》裡面找不到。

《福爾摩斯》為什麼這麼不得我心呢?首先,我不是裘德洛、小勞博道尼的粉絲,不斷看他們兩位絮絮叨叨講生硬刻板的雙簧冷笑話,橋段多到令我不耐。

再來,片中的驚悚劇情掰過頭,完全為了附和,編劇心中的福爾摩斯與華生的冒險,硬把故事扭成懸疑、魔奇的路線,卻又完全缺乏推理趣味,兩位主角戲劇角色光環幾乎黯淡無光,我們看福爾摩斯跟打仔一樣又踢又翻,說是老角色注入新生命,實在有點假掰;機智過人、沉穩冷靜的神探,只用那幾場「推理對方出身」「蒙頭覆面亦知所在」是不夠的,全擠到片終施工倫敦橋上,一舉揭密卻又顯得雜亂草率,號稱死神的黑暗爵士竟還全程趴在棧板上等福爾摩斯全屁完,自己才含恨歸西,他儼然是全電影院裡最稱職的聽眾,連觀眾席裡的我都沒辦法那麼認真。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重型機車該不該上高速公路,最大問題在於技術上的執行能力(如違規取締與收費站暢通等等),以及駕駛人的守法決心,如此而已。

剛看到一堆重機愛好者與路人甲乙丙在筆戰,許多人抱著重機騎士繳高額稅率卻無法使用高速公路的偏差看法,實在謬之大矣,不是稅金的公平性問題,是保障每位國道用路人權益及安全,才該列為首位。

重機騎士無法安裝現行 ETC 電子收費系統,不管是取票或找錢,都比汽車駕駛人耗時,想讓收費站保持一定暢通流量,電子收費系統得想另一套辦法來沿用才行。還有高承載的措施,是否重機利於疏緩車流,實施期間該鼓勵或禁制,這都需要研究。

單純以技術規格而言,重型機車早就該行駛高速公路了,四百 cc 以上重機,加速性及巡弋能力,甚至比一般國產中型房車還優異。

值得留意的是,某些強風路段,重機會不會有側風襲倒,或被迫減速保持平衡的問題,機車在一般路面常遇到,某些季節濱海的風口路段,沒風罩的街車,平衡加速性比有風罩的仿賽重機糟糕的情況,但以西濱快速道開放重機行駛數年來,因此肇事的見報率,未若想像中嚴重,或許現行速限對這顧慮來說,還不構成問題。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