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欄
Whom ever found here, may god bless you.
我一直很愛看《黑膠電影院》裡的文章,剛看到這篇新作,關於金曲獎頒獎典禮上的名言,心有戚戚焉。也許我們對未知的領域,都存在太多假設的偏見。

Crying Game 是我剛開始工作時,在台中豪華戲院看的片子。或是大四那年?記不清楚,但影片的衝擊力,跟音樂一樣讓我難忘。是 Culture Club/ Boy George 的老歌翻唱。當年我還買了 CD 原聲帶,動聽委婉,至今卻不知流落何方。



《亂世浮生》突顯曹格的無知

今年台北電影節重新選放了一九九二年英國導演尼爾喬丹(Neil Jordan)震撼世人的電影《亂世浮生》(The Crying Game),正值曹格在金曲獎頒獎典禮語出驚人地說:「我不是gay的。」他應該看看這部電影,或許會了解到他這句話有多麼的不得體。

《亂》片描述在愛爾蘭還與英國為獨立而激戰時,愛爾蘭反抗軍綁架了一名英國士兵佛斯特懷塔克,負責看管他的人史蒂夫雷,意外和他建立起友誼。懷塔克自知來日無多,請雷幫忙照顧他在倫敦的愛人傑伊戴維森。當雷到了倫敦見到了她,發現在她女人的外表下竟是個鐵錚錚的漢子,心理也起了變化。

導演尼爾喬丹本來是愛爾蘭有名的小說家,一九八六年以詭異奇情的《蒙娜麗莎》(Mona Lisa)一舉成名,在他的作品慣用專執、匪夷所思的愛情構築成故事骨架,從中切開脆弱的人性肌理,直搗對愛情的挖苦諷刺。該片在政治驚悚片型中討論了種族、性別、性取向等豐富意含,是一九九三年最富好評的電影。

在《亂》片中,他一開始就似以反諷手法選用了經典名曲《當男人愛上女人》(When a Man Loves a Woman),接著帶出懷塔克被一名女遊客引誘,被帶到荒郊繼而被綁架。正當觀眾都以為懷塔克貪圖美色而被逮時,他又告訴史蒂芬雷:「她不是我的菜。」並形容他的情人有多美時,秀出傑伊(變裝後)的照片時,雷說了一句:「是人都會喜歡她(他)吧。」巧妙地帶出片中日後的轉折。

在該片中,懷塔克說了段小故事:「青蛙要渡河,蠍子請牠幫忙背過去,青蛙不願意說:「萬一你在中途把我螫死怎辦。」蠍子說:「我才不會那麼傻,你死了,我不也跟著沉下去了。」青蛙覺得有理,於是背牠過河,但才背到一半,青蛙覺得背後有股刺痛,不解地問:「為何要螫我?」蠍子回答:「沒辦法,這是天性。」

尼爾喬丹藉青蛙與蠍子的故事,說明本性是難以改變的,無論是懷塔克的樂天、史蒂夫雷的善良,甚至是傑伊的「女性特質」。他巧妙地將「性別認同」置入電影情節中,說明人的本「性」無法改變,也表示傑伊的角色只是勇敢面對人生與愛情的「人」,她(他)愛的是男是女都不重要,片尾的一句:「It’s in my nature。」揭示了這論點。

就像曹格,他愛的是男是女一點都不重要,也沒人在乎,但他在金曲獎說出的那段話:「我不是gay的。」只是突顯他的無知與不尊重

在原聲帶部分,配樂由「寵物店男孩」(Pet Shop Boys)及曾配過《一路到底:脫線舞男》(The Full Monty)的安娜杜德莉(Anne Dudley)負責,最令人欣喜的便是在八○年代紅極一時的「文化俱樂部」(The Culture Club)主唱喬治男孩(Boy George),現身翻唱英國六○年代名曲、也是同名主題曲《The Crying Game》。他向以雌雄難辨的扮裝風格出名,由他唱出該片,真是再適合不過。此曲果真也助他重回歌壇,不僅推出個人專輯,「文化俱樂部」也復合發行精選輯,只可惜就紅了一下下,等歌迷再度聽見喬治男孩的新聞時,卻是他暴肥、吸毒、施虐等連番醜聞。
創作者介紹

星空下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