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欄
Whom ever found here, may god bless you.


1979年的米糠油事件,是台灣公害史上受害者最多的不幸事件,而年輕一代的民眾早已不知其故,隨著中國毒奶事件的滾雪球蔓延,這件三十年前的悲劇,最近也常被拿來舊事重提,悲哀的是,當年的受害者,至今處境,依然跟三十年前一樣孤立無援。人們早就忘了他們,直到毒奶粉風暴衝擊整個社會,才猛然想起,三十年前,我們對公害事故的防治,就是這般脆弱,迄今亦然。

米糠油在當時的民生市場上,屬於低價粗劣的食用油,多為中低收入貧家所採用,我記得當時的報紙還有寫到,事件爆發後,人人聞米糠油而色變,但依然有部份窮苦人家,明知有毒,仍捨不得丟棄,用現在的眼光來看,這是匪夷所思的愚昧,但回思三十年前物資窘困的貧家處境,我可以明白,那是困苦所至,窮到鍋底都沒油了,明天何去何從尚且未知,哪還想得到往後,這種度一日算一日的悲哀,不是局外人能夠意會的。

找到 2003 年惠明盲校的事件回顧會議記錄,PDF 檔連結在此

其中提到:

惠明學校已經由早年創辦該校的「美國基督教兒童基金會」,改由「西德基督教惠明盲人福利會」接辦,補助經費因而減少許多,而當年政府的補助金也只是杯水車薪。故一向實施盲生學費、住宿費全免的惠明盲校,除了四處尋求民間資助以外,也唯有精打細算,節省開銷一途了。當時擔任總務主任的郭老師回憶說,1979 年初,一位食用油經銷商主動前來推銷彰化油脂工廠的米糠油。聽起來,似乎是物美價廉的油品。在省錢的原則下,就請經銷商先送一桶試試看。經詢問學校的廚師,反應不錯,才開始向該經銷商採購。


這點跟我的記憶吻合,所以多氯聯苯所導致的毒油害,幾乎是富人免疫的『窮病』。

而這些社經地位明顯低落的受害者,三十年的歲月,大都在幾近自生自滅狀態下度過,有人不堪長年抑鬱自殺身亡,有人因癌症死亡,更多的是,在社會角落承受不公與漠視,堅強求存的沉默者,而毒油是禍延子孫的公害,亦即這些患者不會有健康的後代,在自身逐漸衰老病侵之後,孤絕的處境勢必更為雪上加霜。

對於因中國毒奶事件,而讓這段歷史再度受到主流媒體的青睞,我真不曉得是不是該用『欣慰』兩個字來形容,但我對於,三十年後有人以紀錄片來重提這個事件,的確是感到欣慰,對受害者而言,已經沒有甚麼遲來的正義,但對於他們所遭受到的邊緣化處境,是該有人道立場的關注。

該紀錄片有個部落格《油症-與毒共存》,也許讓更多的人喚起注意,更能夠督促政府去監督廠商以及稽核公衛安全。三十年來我們早就該這麼做,只可惜沒有,終至毒奶粉事件燒進台灣。

創作者介紹

星空下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隨心所欲
  • 關於米糠油的一些補充

    你好,關於米糠油的報導,有一些不錯的意見,可以提供給大家做參考。以下轉貼自鄭醫師的部落格資料:

    一般人很難想像在體內殘留的毒素影響會如此深遠,像米糠油已經在體內超過二十年了,竟然還是會影響女性的月經週期及男性生殖能力,甚至是影響下一代生長、智商與存活率。這些油溶性的毒素,在體內其實很難排出,類似的東西像戴奧辛也一樣,最毒的戴奧辛的一種,是大量使用於越戰的橘子劑,當時被拿來當落葉劑,但由於它本身就是毒性很強的戴奧辛,因而不只當地人,甚至許多越戰的美軍自己也接觸到而持續有後遺症。關於橘子劑,大家可以參考相關資料: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306041006931

    在此,我要提出一個例子和大家分享有一個美國越戰的退伍軍人,在戰場上曾接觸過落葉劑,之後他結婚,一直想生小孩,但太太流產了兩次,婦產科醫師的評估中提到極可能是他之前接觸過橘子劑的影響,為此他感到非常沮喪。之後,有人建議他不妨利用美國知名人道主義作家羅恩‧賀伯特先生所研發的排毒程式來幫助他解決身體殘留的毒素,他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做完排毒程式,除了他的身體獲得很好的改善,最令他感動是後來太太又懷孕,而且平安地生下健康寶寶,他很清楚那是他做完排毒程式,老天爺給他的禮物。。

    生活周遭的污染無所不在,嚴重的污染在傳統醫學的處理上也沒有實際有效的解決方案,建議大家在身體殘留毒素的問題解決上,可以多多瞭解並利用有效的排毒程式來幫助身體健康。

    文章來源:http://tw.myblog.yahoo.com/delightdetox/article?mid=5840&prev=-1&next=5835

  • 感謝您提供的訊息....

    stary9 於 2008/11/21 09: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