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跟我提到,他的朋友也去參加了民進黨發起的圍陳行動。報名之後從中部這邊搭乘遊覽車,到了定點還有飲水跟便當供應。我對於政黨動員民眾參與集結,運作方式早已多所聽聞,只要不牽涉到違法利益,我都覺得這還是正當手段之一,我不會天真到相信,在場數十萬人每個都是自掏腰包,從台灣各個角落,風起雲湧地響應政治人物的熱血徵召 .... 至少我已經冷漠到對這種召喚充耳不聞。

我就是很看不慣,政治人物把人帶進來,卻沒把人帶出去,這種缺乏擔當的劣跡。

連戰先生當年落選後與支持者走上街頭,在記者會回答國外媒體的詢問,『關於廣場上聚集反扁民眾,後續有何計畫?』,連戰先是楞了一下,然後略帶醞怒地說,「我怎麼會知道!這是人民的意志!」,言下之意就是,他們鬧出啥亂子不是我的責任。

人民的憤怒,需要宣洩出口,這是合法抗議的正當性。但是,帶頭的領導把人流匯聚起來,自己卻憑空消失,或許自認責任『已了』,階段性任務告終,然後溜回家洗澡睡大覺,讓群眾留在街頭繼續煮沸熱血,繼續跟耐性點滴消失的憲警對峙,每個人都看得出來,猶如在火藥庫上燒雜草的危險行為。群眾運動的和平與失控,往往就在無法預期的時點逆轉。

綜觀圍陳事件終始,警方主事者都沒有在熱區劃分,足以讓抗議者宣洩怒吼的緩衝區域,這點讓我很難理解,對不受歡迎的人物表達抗議,這是民主國家司空見慣的常事,不能拿中國官場『報喜不報憂』那套來完全壓制,以為眼不見為淨就是一片和諧。如果這位『貴賓』安全真的因此而亮起紅燈,那為何不把力氣花在,事先與反對人士的溝通與傾聽呢?或者反思,請這位『貴賓』來,根本就是現階段玩不起的賭注。民主,又不是一邊說了就算數的封建蠻幹。

據這次圍陳事件現場採訪記者朋友透漏,許多增額警力都是由中南部臨時調派上陣,連玉山國家公園警察的標誌都出現在現場的員警制服上,許多南投台中單日往返出勤的地方駐警,舟車勞頓不說,光是連續幾天都跑長程奔波,體力精神就難以負荷現場吵雜紛亂的情勢,更何況還有部份人員是連續值勤超過20個小時,警方這邊已經預埋了秩序崩解的禍因。

在民眾這邊,對峙的憤怒始終難以紓解,因為警方根本沒有提供圓山週邊的合法抗議區域,又以沒收損毀國旗、強制關閉店家,驅離路人等等受爭議手段,導致人群之間逐漸瀰漫恐慌與不安,抗議人士升高對過去集權幽靈復活的戒心及憎恨,接下來,一發不可收拾的危卵局勢終至難以收拾。

把人民留在抗爭現場,能夠抵擋國家機器既行方向的,只剩下赤手空拳的你我,你被拖入盾牌陣內,一陣踢打後推上警戒巴士抓走,我感到憤怒與驚恐,撿起腳邊的石塊,奮力擲向『敵營』,意圖砸碎這些仇怨..... 理性在這種情境下是多餘的。

最後,我們都在媒體上看到,被民眾私刑毆打剝衣的『爪扒子』,被群警執棍毒打的15歲陪病父至醫院外散步的少年,許多血流如注的各方人馬,包括警察與抗議民眾,記者與路人等等。有如回到 1988 年的農民街頭抗爭場景,民主之路白走空耗了二十年。

領頭抗爭的主事頭頭,如果能夠有那種智慧,告訴群眾,合法集會遊行的時限跟路線到此終止,好了,大家解散回家吧,為了下次的奮鬥積蓄能量,留下來不願意離去的人,請記住這是法治社會,你們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今天到此為止,大家解散。

或者有那個擔當,告訴群眾,現在拼了衝了,革命的槍聲響起,我帶大家一起當烈士。

以上兩種狀況都沒出現,只看到『人不是我們的人打的』這種卸責言語,以及馬先生的拍桌詈罵。
當權者事先的專斷,與反對人士事後的卸責。這些人到底想把人民帶到哪條路上去?
今日在野在朝之間的雙輸局面,實在讓人心頭抑鬱難平。



創作者介紹

星空下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