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欄
Whom ever found here, may god bless you.
彭蕙仙女士過去的文章,部份讓我讀來總有種錯愕偏執的感受,從時事雜感,到甚至連電影《金剛》的觀後感都是,最近又多了一個例子。

彭女士的文章在此《野草莓,我的 10 個「如果」》,以下為痞子揚的『反問』,關於後者的質疑,我也十分好奇,彭女士到底是在想甚麼呢?


回應彭蕙仙的"野草莓,我的 10 個「如果」" (by 痞子揚)

1,如果口口聲聲抗議警察們只是「奉命」行事,不是「依法」行事的你們,卻不願意「依法」申請集會遊行,這樣的民主認知,野草莓們,台灣應該為你們的公民素養擔心。

彭蕙仙女士,如果你只提野草梅學運是非法的集會遊行,卻不提集會遊行法違憲,台灣應該為你的法律素養擔心。憲法的位階高,還是集會遊行法的位階高?學生們集會遊行的權利,應不應受憲法保障?我們是不是應該從憲法與人權的角度來評論這次的學運比較公平?


2,如果因為自認有理,就可以用「你是不是人啊」、「你是誰啊」這種話羞辱前來疏通慰問的政府代表,野草莓們,台灣應該為你們的傲慢憂心。

「理直」並不表示你們就可以粗魯無禮,更何況,你們是不是全然有理,還有許多不同的討論;但只是初登場的你們就可以表現得如此蠻橫,只能說,大家真的太愛你們了。

彭蕙仙女士,當社運團體過去幾年不斷的很有耐心很有禮貌的請兩黨立委與官員修改集會遊行法,卻處處碰壁,投訴無門時,你有沒有替國民兩黨立委高官的傲慢憂心過?那個時候的你在哪裡?掌權者的傲慢與學生的傲慢,你覺得哪一個比較值得被憂心?只能說,你太溺愛掌權者了。


3,如果你們只看得到「暴政」,卻對警察執勤時受到的傷害,沒有感覺,野草莓們,台灣應該要為你們的冷血傷心。

彭蕙仙女士,你對被警棍毆打的群眾有沒有感覺?學生們為了受暴的群眾在風雨中靜坐,邊抗議邊準備期中考,那麼你為受到傷害的警察具體做了什麼?你有連署修法改善警察的福利與安全嗎?你有向值勤的警察道謝嗎?


4,當你們噓走、趕走同樣透過網路串連、同樣在自由廣場「自由」表達意見的「小藍莓快閃學運」時,台灣應該要為你們的霸道抗議。

從什麼時候開始,自由廣場變成你們專屬的呢。

彭蕙仙女士,你知不知道野草莓的學生有請小藍莓快閃學運的成員上台發表意見?你知不知到小藍莓快閃學運的成員不願意上台發言也不願意離開,讓很多人不知所措?從什麼時候開始,你懶到把記者的報導當事實,卻不願意認真查證呢?台灣應該要為你的懶惰抗議。


5,如果因為參與的人用網路、PPT彼此聯絡、發布訊息、24 小時現場轉播,就讓你們或者讚賞你們的人感覺高尚或者進步,野草莓們,台灣應該為你們的無知嘆息。

過往的革命把訊息包在月餅裡,一人一口傳下去,並不表示那就成不了大業。網路,只是媒介,不是核心。你們生在這個時代,你們並沒有「發明」網路串連。

彭蕙仙女士,你知不知道學生用的是PTT,不是"PPT"?PPT是Power Point的簡寫,是拿來作簡報,不是拿來彼此連絡的。彭女士,台灣應該為你的無知嘆息。

你知不知道這次學運的核心不是網路,而是審議式民主?你生在這個時代,你並沒有"發明"革命,不要把自己講得像是革命先烈一樣。


6,如果你們認為自已「一再遭到這個國家領導者的奚落與無視」,台灣應該要為你們的自我中心不安。

在自由廣場守衛的警察們,時不時遭到野草莓的辱罵,警察甚至被你們嗆聲:「你們有沒有讀過書啊,懂不懂啊。」但他們奉命保持安靜,絕對罵不還口,因為你們太嬌太嫩,你們不是野草莓,你們是高貴的草莓,警察們惹不起。

是的,你們讀過很多書;你們是知識分子。警察不是,他們只是卑微的一毛二。

野草莓運動發生以來,儘管社會輿論有程度不一的批判與意見,但是馬政府從上到下,甚少見到責備、批評,甚至多次表達關心和對修法的認同──難道,沒有按照你們的劇本跟你們見面、道歉就是奚落與無視嗎,野草莓們,你們要不要看兩年前陳水扁是以什麼樣的態度對待規模比你們龐大1000 倍不只的紅衫軍運動?

彭蕙仙女士,你知不知道在有風有雨的廣場靜坐10天是什麼感覺?你知不知道學生除了要面對期中考的壓力,還要面對主流媒體的奚落訕笑與抹黑?如果學生連這些都挺過來了,你還說他們太嬌太嫩,是高貴的草莓,那麼台灣應該為你的嚴苛標準而心寒,請問,你有用同樣的標準檢視過你自己嗎?

彭女士,你知不知道學生指控政府奚落與無視的脈絡是什麼?你知不知道是因為劉兆玄院長說"立法院要我道歉,我都沒有,這種事撐兩天就過去了。" 彭女士,我想請問你,劉院長這席話不是奚落,難不成是表達你所說得"關心與認同"嗎?


7,如果你們為了增加連署人數,而在網路上大量灌票(已經有很多人發現了),台灣應該要為你們的品格擔心。

因為,這樣的你們,難保有一天會成為當年在同一個場地上的某些野百合們,當他們擁有了權力,為達目的,就無所不用其極的──騙。

在網路上大量灌票,是你們現在能做的,如果不告訴你們,這樣是錯的,有一天,你們會灌別的東西。

彭蕙仙女士,你知不知道在11/13號學生們就主動緊急關閉網路連署,原因是懷疑有人灌票,影響到連署的公信力?你在指控別人是騙子的時候,你有沒有先試著去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又,你怎麼證明灌票的人就是學生嗎?你知不知道要指控別人是騙子必須要有證據?如果我不告訴你胡亂指控是錯的,有一天,你會胡亂指控別的人。


8,如果你們認為台灣的言論受到箝制,沒有自由到需要用「自囚24小時」來表現,那麼台灣可能要為你們的錯亂感到不解。

難道你們竟然沒發現,為什麼你們現在可以這麼自由自在地到處串連,愛說什麼就說什麼、愛演什麼就演什麼呢。

如果你們知道你們心目中的主民大國──美國,對未申請或者活動超過申請範圍的集會遊行者一律強制驅離,野草莓們,你們可能會慶幸是生在台灣,因為你們不做任何申請,自由廣場已經讓你們「獨家使用」了12天了 …… 你們會不會有一點「得了便宜又賣乖?」

彭蕙仙女士,如果在經歷警察沒收國旗,毆打群眾,關閉商家,善闖旅館私人空間等事件,你還認為在台灣言論沒有受到箝制,是個自由國家,那麼台灣可能要為你的錯亂感到不解。

如果你知道在你心目中的民主大國 - 美國,警察不能損壞國旗,不能在沒有法院的搜索證的情形下私闖民宅,你可能也會和我們一樣憂心人權的倒退。


9,如果你們懂得要質疑北投分局長李漢卿的政黨背景,卻完全不知道也不在意野草莓學運幾位主要發起人的政黨傾向,那麼台灣要因為你們的「選擇性清醒」感到悵然若失。

彭蕙仙女士,如果你只看到學運發起人的政黨顏色,卻完全不知道也不在意學界連署人有藍有綠,那麼台灣要因為你的選擇性清醒感到悵然若失。


10,如果,你們相信只要跟馬英九見見面就可以「馬上」搞定集遊法的修改,這樣的民主啊,野草莓們,你們更應該要為台灣擔心。

彭蕙仙女士,我真的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你,那個學生相信跟馬總統見面就可以搞定一切?你講一個名字出來?台灣真該為你的胡扯亂鄒擔心。




要處理野草莓所談及的幾件事其實很簡單,花點功夫,邀請各界包括學生代表一起看陳雲林造訪期間的事件,領頭的老師也不必躲在學生背後了,一起出來研究研究,調出幾個引起爭議的事件的錄影帶,一格一格仔細倒帶,看真相到底是如何,事件前後的時空背景如何。

彭女士,野草莓所談得幾件事其實不簡單。如果簡單的話,幾年前早就修改了,不是嗎?你也不用酸酸的暗罵老師了。老師出面,你說煽動學生,不出面,你說是澇跑或躲在學生背後。你可不可以講清楚,你到底要老師怎樣?


例如,「上揚唱片事件」,到底是「放〈台灣之歌〉才讓警方不爽」的問題,還是「音樂、創作的自由受到打壓」的問題,還是,「音量已嚴重超過噪音防制法,影響附近安寧」的問題,還是,「中山各北路的集會遊行沒有申請」的問題 ..... 不要把問題刻意拉大、模糊,尋找對抗的空間,入警於罪(如 http://blog.chinatimes.com/prayer/archive/2008/11/10/346114.html) ;也請不要三人成虎、人云亦云,請大家心平氣和,找出真相。


如果在某些案件中,員警確有執勤過當的行為,那相關警員和指揮的主管,記申誡、警告、小過、大過,處罰都是應該;要求蔡朝明和王卓鈞道歉;但下台,不成比例原則。

彭蕙仙女士,警察毀損國旗,善闖私人空間,行為毫無法源依據,坐鎮指揮下命令的警政署長和國安局長該不該下台?


至於要求馬劉道歉根本是沒有道理的事,上綱的太厲害了,馬劉有下令「鎮壓」嗎?有什麼證據顯示警察的行為來自馬劉的直接授意?

彭蕙仙女士,當警察做出那麼脫序違憲的行為,馬劉有震怒下令警察要守法嗎?總統與行政院長失職,未能守護法律,要不要道歉?


野草莓們,人生不是只有「熱情」就夠了,那些不斷鼓吹你們熱情、衝啊衝的老師們,忘了提醒你們,人生還需要理性,以及,你們最欠缺的:基本的禮貌。

彭蕙仙女士,批評不是只有看看聯合報或TVBS就夠了,那些斷章取義的主流媒體,忘了提醒你,批評還需要有事實證據的支持,以及你最欠缺的: 獨立思辯的能力。

創作者介紹

星空下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找不到太陽的向日葵
  • 文字太長了,人生太短
    eeepc螢幕太小鍵盤太擠,我的眼睛太累手指太肥

    看不下去,打不下去...
  • EeePC的優勢就在於輕便易攜,定位在於『你的第二台電腦』,所以應該善用其長,避攖其短才對吧....

    stary9 於 2008/11/21 09: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