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瑞奇 / Guy Ritchie 何許人也?我只看過這位英國導演的顛峰之作《偷搶拐騙 / Snatch》,推崇為上乘佳片。後來他跟瑪丹娜結婚,執導水準一敗塗地,據看過《浩劫妙冤家》跟《玩命手槍》的網友形容,簡直有想放火燒戲院的衝動。

昨夜看了他的新作《福爾摩斯》,此公與瑪丹娜離婚之後,總算有點恢復神智了,知道商業電影該怎麼討好觀眾,個人覺得,喜歡裘德洛或者小勞博道尼的觀眾,就會喜歡這部電影。本片完全靠這兩位票房明星撐場,女演員幾乎不存在,換誰來演、演好演壞都無關緊要,不管是華生女友或掛名女主角的瑞秋麥亞當絲。她們二位即使偷偷交換戲份,相信觀眾也不容易察覺,因為幾乎連花瓶的裝飾作用都付之闕如。

本片場景設計讓人灰暗陰鬱,片中倫敦的庶民生活,簡直跟垃圾堆裡的鼠窩人生相去無幾。我要細細回想,才能想起橋塔的雄偉,場景廊屋乃至室內陳設的細膩,以及重現百年街景的繁複與難度,這些讓幕後人員花盡功夫的場景,反而力道不足,看完只覺得百年前的倫敦,是個髒亂不堪的擁擠破落舊城。電影的美術設計沒必要背負「美輪美奐」的興亡大任,但至少別整部電影都讓觀眾望之心嫌,不舒服,如果有這個必要,至少片子要有其他可觀之處,但《福爾摩斯》裡面找不到。

《福爾摩斯》為什麼這麼不得我心呢?首先,我不是裘德洛、小勞博道尼的粉絲,不斷看他們兩位絮絮叨叨講生硬刻板的雙簧冷笑話,橋段多到令我不耐。

再來,片中的驚悚劇情掰過頭,完全為了附和,編劇心中的福爾摩斯與華生的冒險,硬把故事扭成懸疑、魔奇的路線,卻又完全缺乏推理趣味,兩位主角戲劇角色光環幾乎黯淡無光,我們看福爾摩斯跟打仔一樣又踢又翻,說是老角色注入新生命,實在有點假掰;機智過人、沉穩冷靜的神探,只用那幾場「推理對方出身」「蒙頭覆面亦知所在」是不夠的,全擠到片終施工倫敦橋上,一舉揭密卻又顯得雜亂草率,號稱死神的黑暗爵士竟還全程趴在棧板上等福爾摩斯全屁完,自己才含恨歸西,他儼然是全電影院裡最稱職的聽眾,連觀眾席裡的我都沒辦法那麼認真。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只要當年看過《出神入化 / Young Sherlock Holmes, 1985》的人,就會對《福》片的開場感到了無新意,對接下來營造的恐懼、驚悚逐漸哈欠連連。《出神入化》好歹創意與氣氛都營造有功,《福爾摩斯》連好不容易擠出來的一點恐懼,都要給黑暗爵士跟從頭到尾沒露臉的神祕教授(莫瑞亞提)分散沖淡,而這兩位反派竟然跟布袋戲裡的壞人一樣,剛出場時金光萬丈,氣勢卻隨劇情發展弱化。壞人太蹩腳,好人想當威風凜凜的英雄都沒機會。

至於莫名其妙,翹班溜出去等續集的神祕教授,廬山真面目以及「福爾摩斯之死」懸崖上兩人殊死戰,有沒有人關心,要看裘、勞二人的粉絲,是不是反應熱烈繼續捧場了。








創作者介紹

星空下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