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體育記者李承鵬,寫了一篇有趣的文章,《阿凡達:釘子戶的偉大教材》。

這位老兄出生在新疆哈密,其父為下放新疆的文藝兵,八歲舉家遷回成都長大,四川師範大學中文系畢業後,到某報社工作,幹到主編但自覺理念差距難弭,越作越「不合適」,辭職後到成都商報,負責撰寫體育評論,終於元神歸位,越寫越旺,二十年文字工作者生涯,廣受足球運動讀者喜愛,被稱為足球評論界的魯迅。

我看了該文,才有興趣去了解這個人,果然是寫幽默調侃文的科班高手。他講的幾件重點,的確是中國現存的社會問題,藉由阿凡達來反諷真是活靈活現。

比較讓我有點弦外之音感受的是,劉先生引用了廣為流傳的順口溜,如下:

覺得傑克簡直丟了城管的臉,一怒之下就率部前去攻打,有道是“給我三千城管,一夜收復台灣”,他們有巨型推土機,有定向爆破,有武裝施工隊,一時居民望風披靡,還死了抗暴力拆遷的領導人,也就是那女孩的爸爸。


這是中國人民被國家機器制約慣了的言語,用在這邊只有譏諷之趣,全文跟統獨扯不上關係。不過讓我有點詫異的,是在後文:

各方都覺得自己代表著正義的,比如開發商認為他是拉動了GDP,搞活了經濟,為這個落後愚昧的老街帶來新氣象,只是遭到不明真相群眾的抵制;比如城管頭子認為叛徒傑克簡直不可理喻,作為一名前軍人怎可以不聽組織上的指揮,那些垃圾生物一排炮打死得了,廢什麼話;居民們則認為,他們不需要也不接受所謂“美好生活”,對於“美好生活”他們有自己的標準,他們就願意住在樹洞裏跟神靈在一起,而不願去住高級電梯公寓。這個感想是:所有的戰爭都是因為自以為的正義感而起的,但真正的正義是——不要輕易改變別人生活的方式


劉先生以諧趣引用收復台灣這句順口溜,又做出「不要輕易改變別人生活的方式」這結論,讓我有點欣慰,這轉折不需要大作文章,但至少讓我明白,中國人的邏輯並不是被黨給摧殘殆盡,只是壓在民族大義之下,現階段還接不起來而已。

除了那句刺眼之外,該文的其他段落,我都很認同。尤其他文末下的結語,的確莞爾之餘又令人深思。

我懷疑卡梅隆是悄悄在中國臥底多年後才想出這個劇本的,只不過把結尾弄得光明一些。總之,《阿凡達》是一部謳歌釘子戶抗擊暴力拆遷的成功典範,不論戰術上還是戰略上都值得借鑒。技術上中國電影落後五十年,人性上中國電影落後五千年。

    全站熱搜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