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又做了一個怪夢。

我在一座大飯店之類的公共空間,背著攝影背包,類似大會活動場景裡,從人群裡擠進擠出,取景按快門卻屢屢找不到隨身裝備,掏鏡頭發現鏡頭相當陌生而奇怪,不是我慣用的,連對焦環都快脫離鏡身。找閃燈卻沒有電池,機身只能手動對焦,一連串詫異的不如意。

後來我連機身都遺失了,才放場邊的桌上,低頭找電池而已,抬頭不見蹤影,心中急得快冒煙。又過了混亂的一陣子,我竟然脖子上掛著兩台相機,印象中是 Canon 1D 與 Nikon D1,在人群裡有點尷尬,像是偷拿了在場攝影者的裝備,我晃來晃去,等著有人走上前來認領,又有點私心想趁此拎著相機溜掉。

之後是一段漫長的空白,想不起來我在夢中做了什麼,覺得愧咎惶恐,像當了賊而游離法網邊緣般地不安,好像隨時會被人揭穿自己侵佔別人財物一樣,然後就醒過來了。

我實在厭倦了,老是做「來不及」的夢,生活中許多焦慮的來源,大概是常做相似夢境的映射來源。但換成這種焦慮混合於心有愧的感受,也真難捱。夢到腦活動過度頻繁,醒來都覺得疲倦。

我還是希望,一夜無夢到天明,醒來才有真正睡過覺的滿足。
創作者介紹

星空下

stary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